当前位置:龙岗区春蕾小学国学红楼梦中贾府举行的菊花诗会上史湘云的三首诗是什么内容?
红楼梦中贾府举行的菊花诗会上史湘云的三首诗是什么内容?
2022-09-23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讲的是湘云与宝钗在藕香榭设下了螃蟹宴,邀请贾府众人过来赏花、赋诗。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史湘云请客,贾母带着王夫人、薛姨妈等都来趁热闹。期间提到史家的枕霞阁,给史湘云留出了“枕霞旧友”的名号。

“枕霞旧友”,按说旧友是贾母。史湘云得此名,点出她与贾母互为影射的设定。而“枕霞”指史家,“旧友”指疏离,预示史湘云日后被史家抛弃的结果。

一场螃蟹宴皆大欢喜,最有意思的一个情节却是王熙凤去鸳鸯平儿的桌上蹭吃蹭喝。这些大丫头与她平辈,平时说笑惯了。王熙凤调侃鸳鸯说贾琏看上了她,日后要讨了她做妾。记住这句话,非常关键。

琥珀在贾母跟前排名第二,也不是善茬。听了王熙凤调侃鸳鸯,她就借平儿嘲笑一番凤姐主仆。“鸳丫头要去了,平丫头还饶他?你们看看他,没有吃了两个螃蟹,倒喝了一碟子醋,他也算不会揽酸了。”

这段插曲看似贾府日常,却映照了不远的将来,王熙凤、鸳鸯和平儿就因这“醋”字,前程尽毁。不提。

贾母吃了螃蟹也就回去休息了。剩下大观园诸人迎来重头戏,海棠诗社第二社“菊花诗”终于可以开始了。

在说菊花诗之前,还要多说一句,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海棠诗的时间已经是秋天。按说海棠花开多是春天。苏东坡咏《海棠》: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东风就是指春天。何以大观园众人要在秋天咏白海棠呢?有人说不是有秋海棠之说么?其实秋海棠与海棠并不是一类,不能混为一谈。

《红楼梦》的海棠、白海棠都是木本海棠,秋天很难看到开花。

前文说过海棠花、海棠诗和海棠诗社都是为了祭奠史湘云订婚。由于贾府那几天各种事叠出,众人也没对史湘云定亲发表看法。待到湘云一走,众人建立海棠诗社,吟诵海棠诗,分明是借海棠隐喻女儿订婚仿佛人生入秋。后文史湘云的姻缘签“海棠花签”,对此也做了呼应。

秋天的海棠花,隐喻大观园第一个定亲的姊妹史湘云,给大观园群芳带来一种悲壮,对春逝去的不甘心,若再结合菊花诗,才知各人命运的变化与结局。

既然海棠诗,是对史湘云的姻缘注解,并影射各人自身,菊花诗当也不例外。我们还从史湘云入手,简单讲一下三首菊花诗:《对菊》《贡菊》《菊影》,对史湘云的一生伏笔。

十二首菊花诗,合金陵十二钗之数,却是五个作者。史湘云和林黛玉各作三首,可见二人之才确实在他人之上,当然也都属于“不服输”的个性。

说在前面:君笺雅侃红楼不懂诗文,对菊花诗只做线索一类解读,还请不要过高标准要求,见笑了。

对菊 枕霞旧友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对菊》的立意是与菊花相对而赏,以平等的地位欣赏。《对菊》在唐宋都有不错的名篇,诗题倒不是《红楼梦》首创。

史湘云在诗中借花喻人展现了她“是真名士自风流”的洒脱态度。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菊花都是移植不是原生。代指史湘云在贾府为客,在史家为客的可怜身世。

“深浅”相对,也是自诩,爱她者深,薄她者浅,不求苟同。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隐居南山布衣闲散,却可拥有闲情逸致对菊赏花遣怀。但也难掩“寂寞、萧疏”,才是史湘云的孤独人生写照。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拔高菊花为群花最傲世不群,唯有对菊之人是知己。这一句高明在“数去,看来”,将史湘云的名士风流的豪气渲染到了极致,也将她的傲气渲染到顶点。

我就起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光阴短暂,当得珍惜眼前。最后这一句柔情满满,却也无可奈何。

整首诗,史湘云借菊花标榜自己的志气,却也伤怀于孤苦无依。她有最早被定亲的彷徨,又骄傲的不希望姐妹们可怜,她珍惜与姐妹们的短暂相聚,只因来日无多。

整首诗还是史湘云的明快风格,读来爽快,但底色却是悲情,细思难免哽咽不忍,这就是史湘云隐藏在豪气之下的脆弱。

供菊 枕霞旧友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对菊》之后是《供菊》,将菊花由室外移至室内,朝夕相对,其实还是“对菊”。

整首诗借虚实相对的写法,从记忆中想起当日“供菊”,与菊相对的琴瑟和鸣的美好。

诗人从回忆中体会知音相伴的特殊情感,毫无疑问是史湘云回忆起婚后的短暂美好。

林黛玉对《供菊》大为赞赏,夸奖道:“据我看来,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已经妙绝,将供菊说完,没处再说,故翻回来想到未折未供之先,意思深透。”

林黛玉对情最是敏感,她捕捉到史湘云借菊遣怀的不舍与美好,带着欣赏和羡慕去夸赞。

史湘云订婚的对象,君笺雅侃红楼坚持认为是冯紫英,二人“是真名士自风流,唯大英雄能本色”,天造地设一对。

婚后二人幸福一如《供菊》般琴瑟和鸣,和和美美。让史湘云终于体会到家庭幸福的美好。

奈何好景不长[乐中悲],很快冯紫英死,史湘云流落烟花巷,再回首就只剩下回忆。正是《供菊》中的情怀。

菊影 枕霞旧友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远近, 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对菊》是指史湘云婚前女儿人生,《供菊》是指史湘云婚后姻缘幸福,《菊影》就是史湘云家破人亡[乐中悲]后的惨淡。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菊花的影子随日光悄悄移动,代表的是回忆“绵绵密密”。史湘云的残年,回忆成了她的精神食粮。

“窗隔疏灯描远近, 篱筛破月锁玲珑。”人在屋中透过窗户,看着灯光照出菊花的影子,与月光透着竹篱将菊花“锁住”,两两相对,既是史湘云记忆日夜不休的反复,也是她流落烟花巷后不得自由的心痛和绝望。

关于史湘云流落烟花巷,只看第二十八回冯紫英宴会上的妓女云儿伏笔,这里不做解释,前文多有赘述。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菊花盛放终有散时,但菊魂为什么不能留在菊影中,使人在梦中相伴,而非空梦了无痕。

史湘云是在对菊影而伤情,悲戚旧人不见,梦中难寻。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对影自怜,酒醉梦难醒,谁是菊,谁是影,谁又是观菊影的人?

如果说《菊影》是林黛玉的伤情都不奇怪,难在她是史湘云的作品。

整首《菊影》,与李清照的《声声慢·寻寻觅觅》极为相似,在回忆中绝望,在绝望中回忆。那是史湘云的破碎人生悲歌,也是她希望醉梦一场,醒来仍是“当初”!

《对菊》时,史湘云是女儿,有不需要别人怜悯同情的傲气。

《贡菊》时,史湘云是妇人,有幸福姻缘的回忆,也有爱人相伴的甜蜜。

《菊影》时,史湘云是[乐中悲]的飘零未亡人!

三首菊花诗,人生[乐中悲],史湘云一生写照,读来只有个“痛”字,观史湘云一生,她越笑,则越痛!